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0:00-24:00
 联系方式
冯经理:13170727003

中国电信专家解构OTMS:重构传输网络,重塑未来运营

浏览数:183 

中国电信专家解构OTMS:重构传输网络,重塑未来运营

来源:曲靖电信雷火网址

在去年7月份,中国电信在京隆重发布了《中国电信CTNet2025网络架构白皮书》,计划用十年的时间,以CTNet2025为牵引,通过引入SDN、NFV、云计算等新技术,推进网络重构,打造简洁、敏捷、开放、集约的新型网络。


十年太久,只争朝夕。本月初,中国电信在北京研究院举行网络重构一周年成果展示及发布会,正式发布面向中小企业的随选网络、新一代开放传送网运营管理系统OTMS、网络DC布局白皮书和网络功能虚拟化(NFV)系列标准四项网络重构创新成果。


与随选网络、NFV和CO重构这些产业热点词汇不同,OTMS有些“生僻”,但这丝毫没有影响OTMS这个“超级大活”,在中国电信CTNet2025战略愿景中的地位。因为,OTMS不但是中国电信完全自主研发、掌握核心技术的传输网络开放运营平台,为构建了一张简洁、敏捷、开放、集约的传输网络奠定了基础;更通过四年时间的磨练与积累,锤炼出了一支研发运营一体化的新队伍,完善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新机制,为CTNet2025趟出了一条路。


难啃的骨头


作为OTMS项目的负责人,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网络研发与运营支持部赵洪波副主任认为,传输网络是运营商业务发展和差异化竞争的核心基础,互联网用户、大客户灵活组网和按需分配带宽需求的不断增长,需要传输网络以数据集中、能力开放、分级操控、全网协同的方式进行重新构建,提供更快的响应速度、更灵活的业务调动方式,实现更好的客户体验。




但中国电信现有的“网元-EMS网管-NMS网管”三层架构的传输网管理体系已难以满足需求:EMS网管系统封闭,对外接口能力不足;网管系统信息模型缺少统一定义;NMS网管与EMS网管功能定位不清晰。封闭、私有化的管理架构和信息模型,已成为网络集约化管理及灵活业务调度的瓶颈,给未来网络能力开放、面向客户感知的业务发展造成了阻碍。


“这么多年下来,中国电信的传输网络已经非常庞杂,存量资产巨大,不同的省份情况也不尽相同,在管理方式上也是条块分割,采用属地化管理;而且拥有多个供应商,跨厂商跨域管理能力不够,要想实现全网故障定位,业务自动化快速开通难度很大。”赵洪波说,“这应该是最难啃的一根骨头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集团公司指导下,网运部、北京研究院与10多个省公司抽调精兵强将,自2014年起便开始了重新构建传输网络运营能力、打造开放运营平台OTMS的工作。“我们不但要啃下这根骨头,也要为传输专业‘正名’。”的确,随着2B2I业务的快速发展,运营商的传输专业承担了很多来自业务部门的压力。


毛坯房中的测试


按照集团公司的统一安排,OTMS是一个面向客户、面向业务的统一传输网运营平台,是中国电信的传输带宽能力运营核心平台,既要符合客户体验及业务发展的需要,又要满足未来传输技术发展对于网络管理操作的需求。




“中国电信现网存量太大,在技术路线选择上,不能只考虑未来;任何一个厂商都不能解决所有问题。”2014年,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电信明确了OTMS的总体框架与关键技术,制定了传输设备厂家网管统一规范的南向接口(I2),这是业界首次在传输领域实现跨厂家管理的统一接口规范。“改造是个系统性工程,我们就是要从最痛的痛点(I2)入手。”


2015年4月份,来自“五湖四海”的OTMS团队入驻了位于未来科技城,尚是毛坯房的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新址,开始了OTMS I2接口的测试工作。“写在纸面上的不是标准,只有落到实处,具体可操作的才是真标准。”赵洪波说,“测试的标准规范、代码都是我们写,用了差不多3个月的时间,经过五轮4设备厂商实验室测试、接口集采测试,实现软硬件解耦,并开通了传输网络端到端现网试验。”在同年10月份,I2接口标准正式成为中国电信的企业标准,并纳入到集采工作中;12月份,开始在全网进行部署。“虽然过程很辛苦,但总归是啃了下来,为后续工作打好了基础。”


解决了底层接口问题之后,从2016年起,OTMS团队的主要工作开始向上层迁移,把目光转向适配层/应用层,以及应用层与适配层之间的I1接口,使其具备业务开通、维护、运行管理等功能,实现简单、扩展灵活,能够快速满足上层应用开发和调用的需要。


在这个过程中,得益于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推出的人才工作站模式,更多的来自非传输专业的专业人才开始进入到OTMS团队中,“在这个阶段,传输人才和IT人才同样重要。因为我们要从业务需求角度入手,实现平台化的架构和功能。”


2017年2月,OTMS平台核心自研基本完成,团队全员进驻上海,进行现网落地前的调测准备。一个月以后,OTMS在上海电信现网起航。


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OTMS从无到有,书写了一段属于自己的“传奇”。在赵洪波看来,OTMS体现了团队“改变现状”与“改变自身”的决心。“在新的业务需求下,传输专业到底还有没有前途,我们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团队的积极性都很高,都很有精气神。”


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虽然在今年3月份,OTMS在上海启航,7月份又在广东深圳落地。作为中国电信两张最大的本地网,沪深两地的成功应用也坚定了OTMS团队的信息。


但在赵洪波看来,这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目前,在OTMS团队正在配合上海本地网做数据集合工作,预计在今年9月份可以正式上线。赵洪波透露,中国电信将会分成三个阶段完成OTMS的全网部署,每个阶段选择十个左右的省份。




“中国电信的现网规模太大了,数据集合工作可能是我们未来一两年的重要工作。”赵洪波说,为了提高效率,OTMS团队正在开发测试自动集合工具。另外,OTMS还将加快与生产系统、资源系统的对接,最终实现业务的自动化开通。


在笔者看来,OTMS的价值远不止传输网络的重构,而是锤炼出了一支研发运营一体化的新队伍,完善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新机制,为CTNet2025趟出了一条路。根据相关研究机构的调查,来自内部体制、运维体系、流程和人才等非技术性问题才是运营商网络重构的最大挑战。


正如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院长李志刚所言,在传统模式下,电信运营商可以将网络建设、运维等大部分外包给厂商,自己专注于市场。但在SDN阶段,很难想象运营商部署业务、调整资源还都完全依赖厂商,这不但关乎对市场的响应速度,还关乎对未来发展演进的控制力。


运营商只有真正地把控网络,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为此,电信运营商必须建立起既懂网络又懂开发的队伍,这也是未来电信运营商能够区别于互联网企业和设备商最大的差异化优势。而OTMS正是采用研发运营一体化,在DevOps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据赵洪波介绍,为了加快OTMS的推进步伐,中国电信在北京研究院设立了实战培训班,加快人才队伍的培养。“这是一种很新颖的模式,学员来自全国各地,既有传输专业也有IT专业,上午学习理论知识,下午就可以上机操作,已经有一个班毕业了。目前,这样的实战班有两个,一个是开发班,一个是运营班,学员可以根据个人兴趣选择。这样的模式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来自于一线员工的加入,带来了真实的网络环境和用户需求,对于研发工作也有着反向的促进作用,这就避免了研发部门可能出现的‘闭门造车’的现象。”


同时,得益于中国电信集团人力资源部所推出的人才工作站模式,OTMS团队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江苏等地也设立了工作站,团队最高峰时期人数达到了150人。


在采访的最后,赵洪波指出,在中国电信OTMS的构建过程中,团队引入了互联网自主研发模式,从原有的“需求提出-厂商研发”模式变为自定义需求、自设计系统、自主迭代运营的全生命周期研发模式,解决了以往新需求响应慢、上线周期长等难题,实现业务快速、灵活的发放。“作为CTNet2025的基础性大活,OTMS不仅构建了传输网络的‘智慧大脑’,还探索出了一条研发运营一体化的道路。OTMS的征程才刚刚开始,未来依然任重道远。”